秀才艳遇

原创   淫乱  

黄色激情小说网小编推荐:

    情色水浒之荡子燕青 第三

    一个办公室姐姐的性爱

    骚逼出轨被干肿了

    头牌名妓小龙女

    刀剑神域催眠淫传

从前有个秀才,姓令狐,名韩樾。家里固然是经商的,长得却是眉清目秀,平时也有学人吟诗作词,对奏琴更是有一手。此日他到了都城来游玩,骑着一匹骏马,不知不觉的已到了旷野。 

这时下起雨来。韩樾瞥见有一个美艳的年轻妇人,骑着一只大度的小驴子,有时走在他的前面,有时候却又跟在他的后头,在同一条路上走着。雨越下越大起来,韩樾瞥见路旁边有一间疏弃没有人住的破屋,就骑着马已往筹备临时避一下雨。没想到那贵妇人也随着避雨来了。韩樾固然以为有点不自然,但没步伐,也祗好由她去。 

谁想到韩樾的那匹骏马,看到贵妇人的大度小驴子,竟然动情起来,马头向小驴子拱了已往,更令韩樾难为情的是马的阳具开始逐步的勃起和伸出了出来。贵妇人瞟了韩樾一眼,恰好韩樾也在看着她,贵妇人就红着脸吃吃的笑了起来。 

韩樾不禁淫心大动,心想此刻天将近黑了,路上也没有什么人,不如用言语挑逗一下面前这个大度小妇人,看可不行以把她弄上手玩弄一下? 

于是就对贵妇人说:「我这马瞥见你那大度小驴子,所以阳具就伸出来了。可是你知道吗,汉子瞥见好象你这样大度的姑娘,阳具也是一样会硬呢?」贵妇人听了,害羞答答的说:「亏你一表人才的,怎么说这些下流的话?」说完却是有意无意的瞟了韩樾的胯下一眼。韩樾哪里还忍得住呢,冲向前把贵妇人牢牢的抱住,就猴急的拉扯起贵妇人的衣服,激动起来的下身,一个劲的往她身上柔软的处所顶嘴着。 

贵妇人伸手把韩樾的阳具摸弄了一下,好象是要试探一下到底合不适用,然后轻轻的说到:「俏郎君!不要急,我假如不是对你有意思,又怎么会在路上随着你,并且伴同你一起来这破屋避雨呢?我的家就在前面不远的树林何处,约莫尚有十几里路,可是,家里母舅挺凶的,尚有严厉的姑姑,我丈夫,叔叔伯伯,都是正人君子。 

倒不如到我外家哪里,也不是太远,固然路难走一点,却是清净得多。」韩樾享受着阳具被贵妇人的小手摸弄的愉快感受,正在想着要找个处所好好的插弄一下贵妇人的阴户,顾不得思量那么多,就骑着骏马,随着她的小驴子,向她外家走去。不知不觉的走进崇山峻岭中,约莫走了有几十里路,瞥见附近千峰围绕,万木森罗,靠着一条山涧,依着山势建有一座大屋。周围却是再没有其它的衡宇了。 

韩樾看了有点踌躇,不敢已往。贵妇人好象已经知道韩樾在想什么,就笑着说: 

「你是看到我家没有什么邻人,所以以为奇怪是吗?这是因为我的祖父是个隐士,出格找了这么一个平凡人很少来的处所,这里如此清静,正好可以和你卿卿我我,你不消担忧。」于是她下了驴子,用鞭子的握手在门上敲了几下,有两个小婢女走了出来应门。 

韩樾看她们娇俏可人,很是艳丽,年龄祗有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贵妇人称号她们一个叫小红,一个叫小绿。 

进了大门,内里是竹苞松茂,好象帝王之家一样。韩樾等了一会,贵妇人换过了衣裳,走了出来。丝锦料子的裙子,配上瑰丽刺绣的小袄,走动起来,好象神仙一样,比起适才雨中骑驴的狼狈样子,好象是换了另一小我私家。 

她又拿出一套很是富丽鲜艳的衣服鞋子,让韩樾换过。韩樾换事后就敬服的请贵妇人的家人出来相见。 

贵妇人说:「我从小就没有了怙恃,也没有兄弟,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都已经嫁人了。这里祗有我和小红小绿一起住,没有其它人了,你就不必再羁绊了。」一边说,一边握着韩樾的手走进贵妇人的香闺。 

香闺中的放置,位置,十分精奇雅洁,茶几,椅具,都是宝贵的檀香木做的。小香炉,花瓶等等,不是金的,就是美玉雕的。北面是一张大床,南面是一列明窗,东面的墙壁,挂了一幅骨董画,本来是大画家徐熙所作的合欢图。合欢图旁,是董思书的春联。桌子上摆有一对金做的小狮子,闺中有一种不知名的香味,地上好象镜子一样的滑腻,一点尘土也没有。 

贵妇人按着韩樾坐了下来,适才的小婢女送上香茗,也不知是什么茶,进口甘香。 

韩樾就问:「你叫什么名字?你几多岁了?尚有你丈夫是谁?」贵妇人笑了起来,说:「你这小我私家真贫苦,寻根问底的,你为什么不先说说你本身呢?」韩樾也就笑着说:「我本年二十岁。还没有试过谈情说爱,并且我性格较量孤傲,照旧童子身,本日爱恋上你,可以说是我的初恋,我所以啰嗦的问来问去的,是要把这段情紧紧牢记在心上,你又猜疑什么呢?」贵妇人说:「我跟你说说笑,怎么你就这样当真呢?我姓韦,名字叫阿娟,家中排行第二,本年二十岁。当初嫁到适阜的平元家,因为遭敌人的追杀,祗有我一小我私家逃了出来,此刻就住在这里躲避一下。我姐姐名字叫阿妍,嫁到上党去了。妹妹叫阿秀,嫁到灵丘去了。她和你是同年,本日我原来是要看望她,想不到碰着你,假如不是和你有缘份,又有什么表明呢。」韩樾说:「这样说起来,挺凶的母舅,严厉的姑姑,正人君子的丈夫叔叔伯伯,都是乱说吗?」阿娟笑着说:「都是胡说的。」韩樾也笑了:「你有哪一点是真实的呢?认识你才半天,鬼话已经多的可以用箩用车运载了。」说的两个俏婢也笑了起来。 

热门推荐

那些年,我操过的丝袜骚

淫乱 淫乱

双飞之夜

淫乱 淫乱

她是一个妓女 ,我是一个

淫乱 淫乱

BF被我设计遭人爆奸

淫乱 淫乱

被儿子的同学干

淫乱 淫乱

大叔射在女友体内

淫乱 淫乱

非凡的生日礼品

淫乱 淫乱

求学献身

淫乱 淫乱

女友小叶‧凌辱篇(上)

淫乱 淫乱

我的淫乱骚妈豔情史

淫乱 淫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