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与厂长在床上的快乐糊口

原创   乱伦  

美女真人陪玩》》》下载送756元

黄色激情小说网小编推荐:

    難忘的高中班主任

    阿良雙飛記

    極品富婆的雙性糊口

    女友的媽媽

    上了夢寐以求的姑娘

娇妻厂长娇妻厂长在床上快乐糊口

首先要先容一下我妻子。我妻子32岁,她长得很是大度:一双水汪汪的大

眼睛,樱桃小口,皮肤洁白娇嫩,尚有一头乌黑的秀发,成婚那么多年,但她的

身材仍然保持得很好,胸部仍是那么挺拔,腰身也照旧那么纤细。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瞥见妻子已经在家里了,我很奇怪,因为往常她下班都

很晚,我瞥见她没精打彩的便问她怎么回事。一问才知道,工场又要裁人,传闻

这次的名单里有她。我做出很老练的样子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谁下岗还不

是厂长一句话,晚上你给他送点对象好啦。」

  妻子却说:「就你智慧,别人会想不到啊。不外面前也没有此外步伐,只有

先试试好了。」

  而我怎么也想不到就是我出的这个主意让妻子开始了淫荡的糊口。

  到了晚上,妻子筹备了些礼物,然后化了淡妆,换了件吊带衫,又洒了点香

水,看起来真的像个公主,她连声问我悦目吗,我一个劲的说:「妻子,你太美

了!」她兴奋的笑了,和我打了声招■就走了。

  谁知她这一走就走了两个小时。她一进门,我就以为她神色很张皇,眼睛也

不敢正视我,两朵红云也爬上了她的粉脸,显得娇嫩欲滴。我问她怎么样了,她

支支吾吾的说差不多了,然后一回身进了房,坐在镜子前,又拿出了些扮装品,

我这是才留意到,她的头发有点乱,并且口红也没了,甚至有点口红被搽到了嘴

角。

  我溘然有个意料:该不会……甚至妻子在厂长哪里的局势都浮此刻我眼前,

但奇怪的是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却不争气的硬了,真的以为好欢快。

  接下来的日子里,妻子总是要抽闲在晚上出去,并且每次出去都妆扮得很漂

亮。多出去两次我就起了疑心。有一天晚上她又说有事要出去,我马上说:「好

啊,我正想一小我私家看下书。」

  她微笑着出了门,我等她走了两分钟,也匆匆跟了出去,她好像有点告急,

不时的向周围看看,还好我隐蔽得好,没被她瞥见。

  就这样随着她走了十多分钟,便瞥见她进了一栋住宅,我没步伐了,只亏得

外面等。纷歧会,我瞥见厂长的小车开过来了,厂长下了车也急匆慌忙的往小楼

里走去。

  厂长本来我就认识,他到我家吃过饭,以前还因为小我私家作风问题被查抄过。

  厂长或许有五十多岁了,人很胖,肚子挺得很高,头也光头了,只有边沿的

一圈尚有头发,由于恒久抽烟,一口牙被熏得焦黄。

  看着他急不行待的也进了妻子适才进的那间房间,我就什么都知道了。开始

的时候我很气愤,真的想冲进去高声质问,但不知道我冲进去的时候他们在干什

么,一想到这里,我就彷彿瞥见厂长重重的压在妻子的身上,将他紫红的龟头抵

在妻子的娇嫩的阴脣,然后……

  想着想着,我的鸡巴又变得像铁一样硬了,我赶忙找了个民众茅厕,理想着

妻子和厂长做爱的局势打着手枪,在内里放了一炮,然后跑回了家。妻子又是过

了好久才返来,此时的我冒充正在老诚恳实地看书,她一点也不知道我的跟踪。

  我不宁肯甘心就这么算了,但我也没有说破,淫慾支配着我有下一步的动作。

  可是就这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找到什么时机,妻子照旧在晚上常常出

去,我照旧偶然跟踪一下。直到有一天早上妻子出去买菜,我起床喝着牛奶,看

见妻子的钥匙放在桌上。我没事拿起来玩,藒M我瞥见一把没见过的钥匙,我突

然灵光一现:这会不会是妻子和厂长做爱的屋子的钥匙了?于是趁妻子没返来,

我偷偷■到楼下,到小摊上配了把钥匙,然后又不动神色的返来。

  妻子返来了一点都没觉察,我试探的问:「妻子,我本日晚上想看影戏,你

去吗?」

  妻子说:「我晚上和陈阿姨约好了到她哪里去,你本身去看影戏吧。」

  「哦……」公然不出我所料!

  到了晚上我打着看影戏的名义,很早就出来了。我一■小跑的来到了那家房

门前,拿起钥匙,轻轻一转便打开了。我进去一看,房子只简朴的装修了一下,

摆设也很简朴:有一张很大的床,收拾得很软和,一个大沙发,尚有一套家庭影

院。

  我从桌上的CD盒里抽了张VCD,一看题目就知道是A片,别看我岁数不

大,可A片却看过不少了。我再一翻,盒子里装的全是A片,我拿出一张,放进

机子,屏幕上立即上演了一部日本的A片,女主角在男主角的大力大举抽插下发出阵

阵淫叫,我不禁掏出了鸡巴,打起了手枪。

  溘然一阵汽车声把我惊醒,我趴在窗边一看,天哪,厂长已经来了,正在上

楼!我一急:此刻跑出去必定来不及了,他又认识我。我往附近一看,只有躲在

大床底下了,还好床单很大,把床脚都遮住了。于是我就迅速关掉电视,一下子

爬在床下。

  我刚爬进去,厂长就开门进来了。他关好门,拿了张黄碟看了起来。我大气

都不敢出,但我的位置很好,可以通过床单缝瞥见屋里任何一个处所。只见他坐

在沙发上,掏出了他的鸡巴,我真的没想到,五十多岁的人的精神会这么好,他

的鸡巴很黑,并且又粗又长,尚有一个硕大龟头,鸡巴上的血管都涨得很粗,我

开始为妻子担忧起来:一会她怎么受得了啊。

  厂长套弄了一会鸡巴,那鸡巴又大了很多,我瞥见他从皮包里拿出一颗蓝色

的药,嚼了嚼就吞了下去,我想那是伟哥吧,真不知道他要把妻子干成什么样才

满足。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必定是妻子来了,我瞥见厂长就这样挺着大鸡巴去开门

了。一开门,我听见妻子「啊」的一声,脸羞得绯红,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那根大

肉棒。厂长一把把她拉进来,关上门,说道:「我就是喜欢你这样,都日了你那

么多次了还这么怕羞。来,先帮我摸摸,本日我非干死你不行。」说着便拉着妈

妈在沙发上坐下,两人一起看起A片来。

  厂长拉着妻子的手,放在他的大肉棒上,妻子轻轻的握着这根滚烫的肉棒,

上下套弄起来。

  厂长张着满是黄牙的大嘴压在妻子的樱桃小口上拚命的吸吮,他的手也没闲

着,伸进妻子的裙子行动起来,我可以想像他必然在搓揉妻子的阴蒂和阴脣。不

一会,我就听见妻子发出淫荡的呻吟,厂长一边揉着下面,一边用另一只手伸进

了妻子的领口,使劲的抓着妻子的乳房,他奸笑着说:「乖乖,你的下面都湿透

了。」

  他一把抓住妻子的头发道:「快含着我的鸡巴,让我爽。」妻子顺从地低下

头,握着大肉棒,张开了红润的小嘴,我真的替她担忧,她怎么含得下这么大的

肉棒。

  妻子轻轻的含着谁人紫红的大龟头,伸出机灵的舌头舔那条缝。厂长沉醉的

深深的吐了口吻,手上一用力,把妻子的头按了下去,妻子的嘴将这根十八厘米

阁下的大鸡巴完全含了进去,嘴脣贴着厂长的阴囊,但这对她确实太吃力了,她

的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她照旧很负责的上下颔首,帮厂长口交。

  厂长抓着妻子,让她跪在地上为他吹喇叭,然后将手伸进妻子的内裤,扣弄

起妻子的小穴来。妻子的阴部受不了刺激,越发负责的把头上下摆动起来。厂长

一边享受着妻子的口交,一边看着A片,还真是会玩啊,而我的鸡巴也早已在强

烈的刺激下硬得不像话了。

  妻子为厂长口交了十多分钟,厂长溘然叫道:「受不了了,我要射了。」我

瞥见妻子想把他的鸡巴吐出来,却被他死死的按着头,「吃下去,这次你必需吃

下去了。」妻子的喉咙一阵动,好一阵才把所有的精液都吃下去了。

  但厂长并没有就此放过她,「快把衣服全脱掉。」妻子搽了搽嘴边的精液,

站起身来脱掉了外套和裙子,我这才发明妻子基础就没穿亵服和内裤。厂长把她

按在沙发上(幸好是在沙发上,假如在床上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把妻子的

两条洁白细嫩的的大腿分隔,暴露了粉色的阴脣,性交小说,而且妻子连阴毛都修剪过了,

看起来就像小女生的阴户。

  厂长埋下头用舌头仔细的舔着妻子的阴户,还拨开包皮舔弄妻子的小蜜豆。

  妻子混身战栗着,嘴里淫叫个不断,亮晶晶的淫水跟着阴脣流下来,但立即

就被厂长肥硕的厚脣吸了进去。

  才过了一会,厂长就站了起来,一根大肉棒又挺得像铁棒一样,昂着头自满

的对着妻子的小嫩穴,看来伟哥起浸染了。厂长将肉棒抵在妻子的阴户上,开始

逐步的插进去,在插进去的同时妻子的穴内冒出了很多淫水,她开始全身摇动,

发出呻吟。没过多久,阴茎就全部没入妻子的小穴内。

  厂长将大肉棒抽出来一大截,妻子的身体略略的放松,紧接着,厂长又用飞

快的速度,用力将鸡巴插进妻子的阴道。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厂长狠命的耸

动着屁股,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并且速度也越来越快,他粗长的阴茎暴虐的抽

插着妻子的娇嫩处,粉赤色的阴道口壁肉牢牢吸附着厂长玄色的肉棒,被带出又

挤入。

  插了一阵,厂长把妻子抱起来,「此刻我们玩骑马吞棍式。」说着只见妻子

抬起洁白的屁股,轻轻握着厂长的大鸡巴,逐步的坐了下去。厂长从后头使劲揉

着妻子的玉乳,而妻子则开始在厂长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动本身的臀部,开始抽送

的行动。当她停下来休息,厂长就立即自动的从下面挺起身子,让抽送的行动不

至于间断。

  这样让妻子又到达了个飞腾,她张大了嘴,拚命的喘气,她的玉乳跟着上下

的行动而跳动,她已经完全着迷在性带给她的兴趣中,我敢赌博,厂长此刻叫她

做什么她城市承诺的。

  公然,厂长寿令道:「翻已往,像母狗一样爬着。」他用手指沾了沾妻子小

穴里的淫水,涂在妻子的屁眼上,接着插了根手指进去,开始抽送,过了一会,

又插进去一根。妻子一直在呻吟,厂长以为差不多了就握着本身的龟头抵在妻子

的屁眼上,逐步的插了进去。

  妻子叫得更高声了:「慢……慢……一点!」接下来的抽送就较量顺利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厂长会用他那么大的黑鸡巴插进妻子这么小的肛门中。

  妻子移动屁股,主动帮厂长抽送本身。妻子叫道:「快点用力干我的屁眼,

快把我干死……」厂长开始加快干她,她的头发在空中飞扬,乳房在胸前跳动,

几分钟后,她又一阵痉挛,看来是飞腾又来了。

  不久后,厂长的喉中发出低吼,看来是快射精了,他看着妻子说:「骚货,

来吧,你的点心又来了。」厂长将阴茎拔出来,然后立即转到妻子的头边,将刚

刚还插在妻子肛门里的肉棒插进了妻子的小嘴里,一大股白色的精液当即射入妈

妈的口中,妻子立即开始吞起来。

  可是厂长射出的精液实在太多了,照旧有许多由妻子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在

她的乳房上,滴在她的阴毛上,最后流到她的阴核上。

  但妻子照旧使劲的帮厂长把剩馀的精液都射出来,直到吞下最后一滴精液,

她还用嘴帮厂长污秽的大鸡巴清理清洁了,才把大肉棒吐出来。厂长立即捧起她

的粉脸,用满是黄牙,好像从没刷过牙的大嘴贪婪的吸吮着妻子的樱桃小口,两

小我私家的舌头胶葛在一起,他还从嘴里逐步的淌下口水,滴进妻子的嘴里.

  两小我私家终于日完了,而我也在床下射出了精液,射完了才有点畏惧,幸好他

们都只顾着做爱,基础没想到床下有人,否则被发明就惨了。他们二人又吻了一

阵便整理好衣裤分开了,我这才大摇大摆的从房里出来。但我没想到妻子今后会

越来越淫。

  妻子和厂长的干系就这样一直保持着,我的胆量也越来越大,常常趁妻子还

在扮装时提前跑到他们「爱的小屋」,然后躲在床下,偷看秀丽绝伦的妻子和油

满肠肥的厂长干得大汗淋漓,欲仙欲死,然后本身在床下打手枪。

  有一天黄昏,妻子又坐在镜边,原来就娇嫩洁白、吹弹得破的脸上,略施粉

黛之后更是说不出的明艳感人,惹人垂怜。我知道她又要去和厂长做爱了。于是

我说了个谎,趁空■了出来,然后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他们的小巢,不慌不忙的看

了会儿A片,算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又暗暗的躲在床底下。

  纷歧会,妻子就来了。她穿戴一件玄色的吊带裙,洁白的肩膀和手臂都露在

外面,便如两段莲藕一般,均匀平滑的小腿也细腻得让人垂涎。她看看厂长还没

来,就拿过一本书,坐在沙发上逐步翻看起来,我一看那书的封面,便知是《花

花令郎》、《龙豺狼》一类的书。

  妻子逐步的翻着,脸上逐步暴露了红晕,皎洁的牙齿轻轻咬着小小的红脣,

伸出纤纤的小手在大腿上抚摩,逐步伸到大腿内侧,把裙边向上撩起,一只小手

滑了进去,然后就上下动起来。一边上下行动,还一边轻声的呻吟。徐徐的,妈

妈手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溘然,她大呼了一声,整小我私家僵在

沙发上,一阵娇喘后逐步规复了安静,我知道她到了一次飞腾。

  她休息了一会,但是厂长还没来,于是她又百无聊赖的看了会电视,我也觉

得奇怪,因为厂长本来老是急迫火燎的赶来洩火,怎么这次这么久还不来?

  又过了会,楼下响起一阵汽车声,我知道是厂长来了。妻子很兴奋,跑到窗

口招了招手,又跑到镜子前拢了拢头发,看了看本身的妆。

  门上轻轻的敲了敲,妻子便匆匆跑去开门,一开门,我听见妻子「咦」了一

声,然后就看到门口除了厂长的一双脚之外尚有别的一双穿黑皮鞋的大脚,这可

是从来没有过的环境,这个小巢除了厂长(虽然尚有我)再也没有来过其他的男

人,难怪妻子呆在门口,不知所措。

  厂长拍了拍妻子的肩膀,「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招■客人进屋。」说着便和

谁人汉子跨了进来,顺手关上了门。我这时才看清楚了谁人汉子的样子:梳着油

亮的大背头,满脸的油光,小眼大嘴,夹着个公函包,一副干部的容貌。

  厂长轻轻搂着妻子的肩膀,一只大手在上面往返抚摩,对妻子说道:「我给

你先容一下,这是##局的赵局长,这次厂里的产物能不能卖出去就全仰仗赵局

长了。是不是啊,赵局长?」

  赵局长笑了笑:「好说,好说。」说着两只小眼睛在妻子身上贼■■乱转,

就像一把尖利的铰剪,要把妻子的裙子剪个稀烂才好。妻子脸上一红,向退却了

一步。

  厂长看到赵局长的心情,自得的笑了,「赵局长,我也给你先容一下,这可

是我们厂里的厂花,有名的大佳丽,就是成婚早了点,不外汉子出去下海了,一

年到头也不会来,可苦了我们的大佳丽了。赵局长,本日你可要做为率领好好安

慰下我们的同志哦!」说着把妻子推到赵局长身边。

  赵局长伸脱手来,牢牢握住妻子的小手,别的一只手搭在妻子的手背上轻轻

抚摩,望着妻子绯红的俏脸,嘴里都要流出口水来了,一个劲的颔首道:「那是

虽然。」

  厂长又拍了拍妻子的屁股,「你不是不想在车间,想到办公室吗。我都帮你

办妥了,尚有你汉子停薪留职的手续我也帮你续了期。你该怎么感激我啊?」

  妻子羞红了脸,低下头道:「不……不知道。」

  厂长在她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道:「就是要你把赵局长伺候舒服了,要是赵

局长有一点不满足,你也不消干了,听见没有?」妻子轻轻点了颔首。厂长一把

把妻子推到赵局长怀里,赵局长趁势搂着妻子,妻子挣扎了一下没有解脱,只有

听任赵局长搂着本身。

  厂长对赵局长说道:「那您就逐步享受,我就不打扰您了。」说着退出了房

间,带上了门。这下屋里就只剩下妻子和赵局长了(哦,虽然尚有我)。

  赵局长搂着妻子,在妻子的粉嫩的脸上拧了一下,说道:「美男,我们到沙

发上聊下天。」说着搂着妻子在沙发上坐下,一只手搂着妻子的肩膀,另一只手

放在妻子的大腿上。赵局长笑着说:「照旧你们厂长想的周到啊,知道我外面的

庸脂俗粉都玩腻了,让我来启发启发你这样的同志,好得很呐!对了,小姐芳龄

几多啊?」

  妻子低下头不敢看他,答道:「都三十多了。」

  赵局长惊讶道:「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我还觉得你是新婚了,看起来这么

年轻。你除了和你们厂长睡觉之外,还和此外汉子睡过吗?」

  妻子没想到他会问这么露骨的问题,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用险些听不到的

声音答道:「没有。」

  赵局长满足的点颔首道:「那好啊,又嫩又清洁。你说一会我日你的时候带

不带套子?」

  妻子愣了下,羞得不知该如何答复,答带或不带仿佛都差池。

  照旧赵局长本身说道:「照旧直接日起来较量舒服,横竖你又干清洁净的,

你的阴道洗了吗?」

  妻子轻轻点了下头。

  赵局长又接着说道,「我的鸡巴但是良久没洗了,一会你要用你的小嘴帮我

清洗清洁哟。对了,你说我射精射在你那边好?」

  见妻子不答复,他便拉长了脸,「一点都不共同我的事情,装什么淑女啊,

不想干就走!」

  妻子见他生气了,不敢再不承诺,只有硬着头皮说:「随便您。」

  赵局长自得的笑笑,「哦,那我可要帮你好好美美容咯!来,让我看下你的

大奶子有多水灵。」说着逐步撩起妻子的裙子,妻子共同的举起手,让赵局长把

整件裙子都脱了下来。只见妻子穿戴玄色的蕾丝亵服和底裤,映衬着她如雪的肌

肤,别提有多美了。

  赵局长吸了下口水,淫笑着说:「嫩得跟面团似的,老子弄死你得了。」说

着把妻子的亵服拉起来一些,妻子洁白的乳峰上,两颗晶莹粉红的乳头就露了出

来。赵局长凑上头去,在妻子右边的乳头上拚命的吸吮,另一只手玩弄着妻子左

边的乳头。只见他把妻子的乳头拉起来又溘然弹归去,还用舌头快速的舔着。妈

妈闭着眼睛,低声的呻吟。

  赵局长抬起头来,一张大嘴牢牢压在妻子的樱桃小口上,他伸出舌头,使劲

在妻子的小口里搅拌,妻子被吻得透不外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赵局长突

然抬起头,捏着妻子的的下巴呼吁道:「把舌头伸出来!」妻子只好顺从的把小

巧的舌头伸了出来,赵局长一口吸住,两小我私家的舌头胶葛在一起。

  赵局长亲得够了,说道:「乖乖,我们到床上去。」我心里一阵遗憾,这样

的话,床底下的我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只见一双粉嫩的小脚和一双大脚向床边走来,我听见赵局长说道:「谁叫你

上床的,先把衣服全部脱掉,尚有我的也一起脱咯!」

  我从拖在地上的床单偏差只看到衣服一件件的滑落到地板上,先是妻子的内

衣和底裤,接着是汉子的衬衣、领带,然后是汉子的西裤,最后一件汉子的内裤

也滑落到了地板上,我可以想像获得,他们都是一丝不挂了。

  只听见赵局长淫笑道:「你的小穴好粉嫩啊,你看,我的鸡巴够大吧?来,

握着,感觉一下他的温度!」一阵宁静,只惋惜我看不到妻子帮赵局长摸鸡巴的

场景,只能想像了。

  隔了一小会儿,我感受到床动了一下,这时赵局长的脚后跟就在我眼前了,

我知道他在床沿坐了下来。

  只听他说道:「来,跪着,给我吹箫。」只见妻子圆润的膝盖逐步放在地板

上,离我的脸也不外十厘米阁下,我知道,妻子要为赵局长口交了。

  接着就传来了熟悉的吮吸的声音,口水在口腔里的声音,妻子的呻吟声以及

赵局长惬意的喘息声。只听赵局长叫绍:「含深些,含到喉咙里去……再快些…

  不要用牙齿……对,舌头在龟头上打转……啊,好舒服……舔下那条缝……

  爽死了……」

  从赵局长畅快的啼声中我听出,妻子事情得必然很尽力。吸了十多分钟后,

我听到赵局长高声叫道:「啊,快,我不可了…啊,我要射了……天女散花!…

  啊!!!」

  接着是一阵急急的喘气声,「全部给我打出来,一滴也不要剩,你看你的脸

上都是高级的美容品啊,来,我用龟头帮你抹匀净。」我看到许多又粘又浓的精

液撒在地板上,有两滴还滴进了床底,我淫慾一起,就趴下身来,伸出舌头舔进

了嘴里,除了有点苦之外照旧蛮好吃的。

  这时我又听见赵局长说道:「含在嘴里,别拿出来,包皮里尚有点精液,翻

开,舔清洁。来,含着不要动,随着我到床上来,来,逐步的……」听他的话,

我知道赵局长必然是在玩垂纶的游戏:把鸡巴放在妻子的嘴里来把她拖上床。只

惋惜我此刻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过了五、六分钟,我听见赵局长叫道:「又昂首了,照旧你们厂长给我的药

管用啊!来吧,我替你老公好好日日你!看你水得的真多!」然后我只感受到床

猛烈的摇晃起来。

  陪伴着妻子和赵局长的喘气声和啼声,只听妻子叫道:「啊……啊……受不

了了……啊……好舒服……快用力……再快点……不要停……多转几下……」看

来妻子的羞涩与自持已经完全被慾火所征服了,她已经完全陶醉在交合的快感中

了。

  就这样他们在床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赵局长批示妻子实验了好几种体位。

  在赵局长在妻子的子宫里射出第三次精液后,两小我私家都累得不动了,一会儿

就传来了赵局长庞大的鼾声。妻子过了一会就起来了,到浴室里去洗澡了,我趁

此时机,■之大吉了!不外谁人晚上妻子都没返来,第二天早上,她才红着眼睛

返来了,我想这一晚她必然过得很爽吧!

美女真人陪玩》》》下载送756元

热门推荐

少妇无奈的出轨

乱伦 乱伦

酒店艳遇

乱伦 乱伦

天伦(饱尝天伦之乐)

乱伦 乱伦

淫荡的年青人妻

乱伦 乱伦

娇妻与厂长在床上的快乐

乱伦 乱伦

妈妈被加害

乱伦 乱伦

刺激的淫乱闹洞房

乱伦 乱伦

诱惑老公的属下

乱伦 乱伦

费钱玩人妻

乱伦 乱伦

三婶的奶罩

乱伦 乱伦